注射用阿糖胞苷

【药品名称】

通用名:注射用阿糖胞苷

商品名:赛德萨

【生产企业】

阿特维斯(佛山)制药有限公司

【成份】

化学名称:1--D-阿拉伯呋喃糖基-4-氨基-2(1H)-嘧啶酮

化学结构式:

分子式:C9H13N3O5

分子量:243.22

辅料名称:盐酸、氢氧化钠

【适应症】

阿糖胞苷主要适用于成人和儿童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的诱导缓解和维持治疗。它对其他类型的白血病也有治疗作用,如: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和慢性髓细胞性白血病(急变期)。本品可单独或与其他抗肿瘤药联合应用;联合用药疗效更好。如果无维持治疗,阿糖胞苷诱导的缓解很短暂。

本品曾试验性地用于其他不同肿瘤的治疗。一般而言,仅对少数实体肿瘤患者有效。含阿糖胞苷的联合治疗方案对儿童非何杰金氏淋巴瘤有效。

伴或不伴其他肿瘤化疗药,2-3g/m2高剂量的阿糖胞苷在1-3小时内静脉滴注,每12小时一次,共2-6天,对高危白血病、难治性和复发性急性白血病有效。本品单独或与其他药物联合(甲氨蝶呤、氢化可的松琥珀酸钠)鞘内应用可预防或治疗脑膜白血病。

【规格】

0.1g

0.5g

【用法用量】

本品口服无活性。根据所用治疗方案设定不同的给药方法和疗程。本品可供静脉滴注、注射、皮下注射或鞘内注射。与缓慢的静脉滴注相比,给予快速静脉注射时患者能耐受更高的剂量。这个现象可能与快速注射后,药物迅速失活及短时间内高浓度的药物作用于可疑正常细胞和肿瘤细胞有关。正常和肿瘤细胞对这些不同的给药方法的反应似是类似的,没有证据表明两种给药方式中的哪一种更具临床优势。

目前积累的临床经验提示,与以往的基本治疗过程相比,成功的应用阿糖胞苷是在治疗开始时就调整药物每日的剂量,以求得到在毒性耐受范围内最大的白血病细胞杀伤作用,这是因为药物毒性迫使对剂量作出相应调整。

在大多数治疗过程中,本品需要与其他具细胞毒性药物联合使用,合用其他药物后需要对本品做相应剂量变化,下面是文献报道的本品在联合应用中的剂量表。

剂量表:

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

  1. 诱导缓解,成人

    低剂量化疗

    阿糖胞苷:200mg/m2,每日持续输入共5天(120小时),总剂量1000mg/m2,每2周重复一次,需要根据血象反应作调整。

    高剂量化疗

    在开始高剂量化疗前,医师必须熟悉所有涉及此化疗药物的文献报道、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禁忌症和警告。

    阿糖胞苷:

    2g/m2每12小时一次(每次输入时间大于3小时)从第1天到第6天给药(包括第6天,即12次)或者

    3g/m2每12小时一次(每次输入时间大于1小时)从第1天到第6天给药(包括第6天,即12次)或者

    3g/m2每12小时一次(每次输入时间大于75分钟)从第1天到第6天给药(包括第6天,即12次)

    阿糖胞苷,多柔比星:

    阿糖胞苷: 3g/m2每12小时一次(每次输入时间大于2小时)从第1天到第6天给药(包括第6天,即12次)

    多柔比星: 30mg/m2静脉注射,第6、7天

    阿糖胞苷,门冬酰胺酶:

    阿糖胞苷: 3g/m2分别于0、12、24、36小时给药,每次输入大于3小时,在第42小时,门冬酰胺酶6000单位/m2肌注。第1天及第2天给药,第8、9天重复一次。

    联合化疗

    在开始联合化疗前,医师需要熟悉方案中药物的文献报道、不良反应、注意事项、禁忌症和警告。

    阿糖胞苷,多柔比星:

    阿糖胞苷: 100mg/m2/天,持续静注,从第1天到第10天给药(含第10天)

    多柔比星: 30mg/m2/天,30分钟内静脉注射,第1到第3天给药(含第3天)

    如果病情未缓解,在2-4周间歇后,必要时增加疗程(完整的疗程或作调整)

    阿糖胞苷,硫鸟嘌呤,柔红霉素:

    阿糖胞苷: 100mg/m2静注(大于30分钟),每12小时一次,第1-7天(含第7天)

    硫鸟嘌呤: 100mg/m2口服,每12小时一次,第1-7天(含第7天)

    柔红霉素: 60mg/m2/天,静脉注射,第5到第7天给药(含第7天)

    如果病情未缓解,在2-4周间歇后,必要时增加疗程(完整的疗程或作调整)

    阿糖胞苷,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龙:

    阿糖胞苷: 100mg/m2/天,持续静注,第1-7天给药(含第7天)

    多柔比星: 30mg/m2/天,静注,第1-3天(含第3天)

    长春新碱: 1.5mg/m2/天,静脉注射,第1和第5天给药

    泼尼松龙: 40mg/m2/天,每12小时静注一次,第1到第5天给药(含第5天)

    如果病情未缓解,在2-4周间歇后,必要时增加疗程(完整的疗程或作调整)

    阿糖胞苷,柔红霉素,硫鸟嘌呤,泼尼松龙,长春新碱:

    阿糖胞苷: 100mg/m2,每12小时静注一次,第1-7天给药(含第7天)

    柔红霉素: 70mg/m2/天,静注,第1-3天(含第3天)

    硫鸟嘌呤: 100mg/m2每12小时口服一次,第1-7天(含第7天)

    泼尼松龙: 40mg/m2/天,口服,第1到第7天给药(含第7天)

    长春新碱: 1mg/m2/天,静脉注射,第1和第7天给药

    如果病情未缓解,在2-4周间歇后,必要时增加疗程(完整的疗程或作调整)

    阿糖胞苷,柔红霉素:

    阿糖胞苷: 100mg/m2/天,持续静注,第1-7天给药(含第7天)

    柔红霉素: 45mg/m2/天,静注,第1-3天(含第3天)

    如果病情未缓解,在2-4周间歇后,必要时增加疗程(完整的疗程或作调整)

  2. 成人维持治疗

    维持治疗方案是对诱导方案作调整。总体来看,治疗方案与诱导阶段相似,但在缓解后维持阶段,每个疗程之间都有较长的时间间歇。

  3. 儿童诱导及维持治疗

    大量研究表明,在同一方案治疗下,儿童急性髓性白血病较成人效果要好,当成人药物剂量是根据体重或体表面积计算时,儿童的剂量也相应计算,但一些药物特定为成人剂量时,儿童剂量则应根据年龄、体重、体表面积等因素做一调整。

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

总体上剂量表与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相应,略作调整。

脑膜白血病的鞘内应用

在急性白血病中,本品鞘内应用的剂量范围为5mg/m2-75mg/m2。给药的次数可从每天一次共4天至4天一次。最常用的方法是30mg/m2每4天一次直至脑脊液检查正常,然后再给予一个疗程治疗。

一般根据中枢神经系统表现类型和严重程度,以及对以前治疗的反应来决定给药方案。

本品与甲氨蝶呤和氢化可的松琥珀酸钠一起鞘内给药,可用于新诊断的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儿童的脑膜白血病的预防和治疗。

Sullivan报道三药联用预防治疗能防止以后的中枢神经系统受累,并使痊愈和生存率与开始即给予预防性中枢神经系统放疗加甲氨蝶呤鞘内给药相似。预防性三联治疗即:本品30mg/m2,氢化可的松琥珀酸钠15mg/m2和甲氨蝶呤15mg/m2。在开始上述治疗前,医生必须熟悉此报道。

在急性脑膜白血病成功治疗后,三联预防治疗急性脑膜白血病治疗似是有效的。医生在开始治疗前,必须熟悉目前的有关文献。

剂量调整

当出现严重的血象降低时,本品的剂量必须作调整或暂时终止治疗。

总体上,当外周血小板<50000/mm3或多形核粒细胞<1000/mm3时,就要考虑暂停治疗,这些治疗指导原则需要根据其他系统的毒性现象以及血象下降速度来做调整,当骨髓功能恢复、血小板和粒细胞回复到一定水平时可以重新开始用药,如果一直等到患者的血象恢复正常后才开始治疗,可能导致药物不能控制病情。

用于儿童

本品在儿童中的应用同成人。

制备

本品主要被配制成溶液作为单剂量给药。当分多次用药时,溶剂中需含防腐剂。

阿糖胞苷无菌粉末能溶于注射用水、0.9%氯化钠或5%葡萄糖溶液,含或不含防腐剂。

鞘内注射时,建议用不含防腐剂的0.9%氯化钠配制。本品配制后的最高浓度为100mg/ml。为使溶液的精确浓度为100mg/ml,需加入下列体积的溶液:

【不良反应】

安全性总结(也见【注意事项】)

血液和淋巴系统症状

阿糖胞苷是一种骨髓抑制剂,应用后会出现贫血、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巨幼红细胞增多和网织红细胞减少。这些反应的严重程度取决于剂量和疗程。骨髓和周围血涂片可见细胞形态学改变。5天连续静脉滴注或50mg/m2-600mg/m2快速注射后,呈双相白细胞抑制。与用药前的细胞计数、剂量或疗程无关,白细胞计数在24小时内开始下降,7-9天达低谷,然后在12天时有一个短暂的上升。第二次更严重的下降出现在15-24天,白细胞计数在随后的10天内迅速上升至用药前水平。可明显观察到在第5天出现血小板抑制,并在12-15天降至最低点,然后在以后的10天内迅速上升至用药前水平。

感染和侵染

身体任何部位的病毒、细菌、真菌、寄生虫或腐生生物感染,可能与使用阿糖胞苷单药或与其他免疫抑制性药物(其剂量已影响到细胞或体液免疫)联合使用有关。此类感染可能很轻微,也可能非常严重,甚至有时是致命的。

肌肉骨骼和结缔组织异常

阿糖胞苷综合征

Castleberry描述了阿糖胞苷综合征。其主要表现为:发热、肌痛、骨痛、偶尔胸痛、斑丘疹、结膜炎和不适。通常发生于用药后6-12小时。皮质类固醇能预防和治疗此综合征。如认为需要治疗此综合征,皮质类固醇可与本品同时应用。

不良反应根据 MedDRA 系统器官分类和频率,列表如下。频率范围定义为:很常见(≥10%)、常见(≥1%,<10%)、少见(≥0.1%,<1%)、罕见(≥0.01%,<0.1%)、未知(无法从可用的数据估测)。

不良反应表

其他不良反应
曾有报道试验性采用中等剂量阿糖胞苷(1g/m2)治疗的患者,无论是否联合其他化疗药物(meta-AMSA、柔红霉素、依托泊甙),会发生无明显原因的弥漫性间质性肺炎。

曾报道,有医院对复发白血病患者采用试验性大剂量阿糖胞苷治疗后突然发生呼吸窘迫综合征,并迅速发展为肺水肿,同时在 X 线摄影片上可见明显的心脏扩大,并报道致死。

鞘内用药
鞘内注射后最常见的反应是恶心、呕吐和发热,这些反应是轻微和自限性的。曾有截瘫的报道。曾报道有伴或不伴惊厥的坏死性脑白质病;有些患者还接受过甲氨蝶呤和/或氢化可的松行鞘内注射并予中枢神经系统放射治疗。单独的神经毒性也有报道。两例缓解期患者发生失明,这两例患者的治疗包括联合用药的全身化疗、预防性中枢神经系统放射治疗和鞘内应用阿糖胞苷。

【禁忌】

对本品活性成分或任何辅料成分过敏者禁用。已存在其他药物诱导的骨髓抑制的患者不应接受阿糖胞苷治疗,除非认为该疗法是患者的最佳治疗选择。

【注意事项】

本品使用苯甲醇作为溶媒,禁用于儿童肌肉注射。

只有对肿瘤化疗有经验的医生才可使用阿糖胞苷。

患者在诱导治疗时,应有足够的实验室和辅助设备以监测患者对药物的耐受性,确保患者免遭药物的毒性损害。阿糖胞苷的主要毒性反应是骨髓抑制,表现为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和贫血。程度较轻的毒性反应包括恶心、呕吐、腹泻和腹痛、口腔溃疡以及肝功能异常。

本品不可用于已确定妊娠或妊娠可疑的妇女。

在考虑应用本品治疗时,医生必须考虑药物可能的疗效和其毒性反应。在考虑应用或开始使用时,医生必须熟悉下列内容。

对血液系统的影响

阿糖胞苷是一种强效的骨髓抑制剂。骨髓抑制的严重程度取决于用药的剂量以及用药方案。对既往药物已引起骨髓抑制的患者必须谨慎地开始用药。患者用药时必须接受密切的医疗监护,在诱导治疗时,须每天检测白细胞和血小板计数。在周围血象原始细胞消失后,需经常进行骨髓检查。当药物引起骨髓抑制使血小板计数低于50000/mm3或多核粒细胞计数低于1000/mm3时,应考虑停药或更改治疗方案。外周血有形成份计数在停药后可能进一步降低,在停药后12-24天达最低值。需要时,当有确切骨髓恢复的表现时,可再次开始治疗。必须具备处理可能导致死亡的骨髓抑制(粒细胞减少和其他机体防御功能受损所致的感染和血小板减少所致的出血)的条件。

如任何其他仪器/系统的检查结果显示发生严重毒性或外周血有形成份迅速降低,可采取不同的预防措施。

阿糖胞苷治疗曾发生过敏反应。有过敏反应导致心跳呼吸骤停,并需心肺复苏的报道。上述情况在静脉给予阿糖胞苷后立即发生。

大剂量方案

有报道阿糖胞苷大剂量(2-3g/m2)治疗后可发生严重的、甚至是致命的中枢神经系统、胃肠道和肺部毒性反应(不同于阿糖胞苷常规方案治疗引起的毒性反应)。这些反应包括可逆的角膜毒性和出血性结膜炎,预防性局部应用类固醇滴眼剂能预防或减轻症状;大脑和小脑功能失调,包括人格改变、嗜睡、惊厥和昏迷,通常可逆;严重的胃肠道溃疡,包括肠壁囊样积气导致的腹膜炎、脓毒血症和肝脓肿;肺水肿、肝脏损伤伴高胆红素血症;肠坏死;以及坏死性结肠炎。

大剂量阿糖胞苷治疗后可发生严重的、有时是致命的肺部毒性、成人呼吸窘迫综合征和肺水肿。有报道,对复发白血病患者采用试验性大剂量阿糖胞苷治疗后突然发生呼吸窘迫综合征,并迅速进展为肺水肿,同时在X线摄影片上可见明显的心脏肥大。

有骨髓移植前预处理采用试验性大剂量阿糖胞苷和环磷酰胺治疗后发生心肌病并继发死亡的报道。这可能取决于治疗的方案。

成人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患者采用大剂量阿糖胞苷、柔红霉素和天门冬酰胺酶行巩固治疗后,出现外周运动和感觉神经病变。由于可以通过改变剂量和疗程避免不可逆的神经病变,大剂量使用阿糖胞苷的患者应观察神经病变。

罕见导致脱皮的严重皮疹的报道。与本品标准治疗方案相比,大剂量治疗时完全脱发更多见。

如果用大剂量治疗,不得使用含苯甲醇的稀释剂。本品稀释剂中含苯甲醇。据报道,苯甲醇与早产婴儿的致命性“喘息综合症”有关。如行鞘内用药,不得使用含苯甲醇的稀释液。许多医生用不含防腐剂的0.9%氯化钠溶液来配制注射液并立即应用。

当快速给予本品大剂量静脉注射时,患者在注射后频发恶心并可能呕吐数小时。如静脉滴注本品,则恶心和呕吐的程度较轻。

常规剂量方案

曾报道,采用常规剂量的阿糖胞苷联合其他药物治疗的患者发生腹部压痛(腹膜炎)和大便潜血阳性的结肠炎,伴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血小板减少。经非手术治疗后缓解。有报道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患儿鞘内和静脉应用常规剂量阿糖胞苷联合其他药物治疗后,发生致死性的延迟的进行性上行性麻痹。

肝和/或肾功能

人体的肝脏可对大部分的所给药物解毒。尤其是肾或肝功能受损的患者在接受大剂量阿糖胞苷治疗后发生中枢神经系统毒性的可能性更大。对于肝或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应谨慎使用本品并可减少药物剂量。

接受阿糖胞苷治疗的患者应定期进行骨髓、肝脏和肾脏功能检查。

肿瘤溶解综合征

与其他细胞毒药物相似,本品可引起继发于肿瘤细胞迅速溶解的高尿酸血症。

临床医生应观察患者血尿酸水平,并准备在需要时用支持治疗和药物治疗来控制病情。

接受阿糖胞苷与其他药物联合治疗的患者有发生急性胰腺炎的报道。

免疫抑制效应/感染易感性增加

对于接受化疗药物包括阿糖胞苷而导致免疫妥协的患者,接种活疫苗或者减毒活疫苗可能会产生严重或致命的感染。正在接受阿糖胞苷治疗的患者应该避免接种活疫苗。可以接种死疫苗或者灭活疫苗,但是对这些疫苗的免疫应答可能会降低。

鞘内应用

配制鞘内应用的阿糖胞苷时,勿用含苯甲醇的稀释液。

本品鞘内应用可引起全身毒性,需仔细监测造血系统。可能需要调整抗白血病的治疗。罕见严重毒性反应。如几天内鞘内和静脉同时应用阿糖胞苷,则发生脊髓毒性反应的风险增大,但病情严重有生命危险时,应由经治医生决定是否静脉和鞘内同时应用阿糖胞苷。

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局灶病变对本品的鞘内注射可能无反应,放疗可能疗效更好。

致癌、致突变、对生殖力的影响

有报道本品可引起广泛的染色体损伤(包括染色质断裂)和培养的啮齿类动物细胞恶变。

不相容性

药物相容性

阿糖胞苷在特定浓度下,在5%葡萄糖水溶液中,可与下列药物保持相容达8小时:阿糖胞苷0.8mg/ml和头孢噻吩钠1.0mg/ml;阿糖胞苷0.4mg/ml和强的松龙磷酸钠0.2mg/ml;阿糖胞苷16mcg/ml和硫酸长春新碱4mcg/ml。阿糖胞苷还与甲氨喋呤有物理相容性。

除上述药物外,阿糖胞苷不可与其他药物混合。在与任何其他药物混合前应确保相容性。

阿糖胞苷物理性质上与肝素、胰岛素、5-氟脲嘧啶、青霉素类例如苯唑西林和青霉素G以及甲基强的松龙琥珀酸钠有配伍禁忌。

在静脉滴注液中的稳定性

阿糖胞苷化学和物理稳定性研究的结果显示,本品在静脉滴注玻璃瓶和静脉滴注塑料袋内与注射用水、5%葡萄糖注射液或0.9%氯化钠注射液配置成浓度为0.5mg/ml的输注液时,其在室温下可保持稳定七天。与此相似,本品在静脉滴注玻璃瓶和静脉滴注塑料袋内与5%葡萄糖注射液、5%葡萄糖0.2%氯化钠注射液或0.9%氯化钠注射液配置成浓度为8-32mg/ml的输注液时,亦可在室温、-20℃和4℃下保持稳定七天。

室温下,阿糖胞苷在含50meg/500ml氯化钾的5%葡萄糖水溶液或0.9%氯化钠溶液中,浓度为2mg/ml时,可保持稳定达八天。

室温或冷藏温度(8℃)下,阿糖胞苷在含50meq/L碳酸氢钠的5%葡萄糖水溶液或5%葡萄糖0.2%氯化钠溶液中,浓度为0.2-1.0mg/ml时,在Travenol玻璃瓶或Viaflex软袋内也可保持稳定七天。

阿糖胞苷注射液以及用此注射液配制的静脉输注液中均不含抗菌药物。因此建议使用前再进一步稀释,且输注液配制好后应尽快开始输注。输注应在溶液配制好后的24小时内完成并将残液丢弃。

【药物相互作用】

地高辛

患者接受含环磷酰胺、长春新碱和强的松的化疗方案,无论是否包括阿糖胞苷或甲基苄肼,联合β-醋地高辛治疗,其地高辛稳态血浆浓度和肾葡萄糖分泌发生可逆性地下降。洋地黄毒苷的稳态浓度似不变。因此接受类似联合化疗方案治疗的患者需密切监测地高辛的浓度。此类患者可考虑用洋地黄毒苷替代地高辛的使用。

庆大霉素

在体外阿糖胞苷和庆大霉素药物相互作用的研究中,发现K.肺炎菌株对庆大霉素敏感性的拮抗作用与阿糖胞苷相关。此研究建议:在使用庆大霉素治疗K.肺炎菌感染时,应用阿糖胞苷的患者如不迅速出现治疗作用可能需重新调整抗菌治疗方案。

氟胞嘧啶

一例患者的临床证据显示在阿糖胞苷治疗期间氟胞嘧啶的疗效似受到抑制。这可能由于氟胞嘧啶的吸收受到竞争性的抑制所致。

甲氨蝶呤

静脉注射阿糖胞苷与鞘内注射甲氨蝶呤合用会增加严重神经系统不良反应的风险,如头痛、瘫痪、昏迷和卒中样发作(见【注意事项】)。

【包装】

A.一个含有0.1g阿糖胞苷的小瓶加一支含有5ml无菌溶液内含抑菌剂的安瓿。

B.一个含有0.5g阿糖胞苷的小瓶加一个含有10ml无菌溶液内含抑菌剂的安瓿。包装规格:1瓶/盒(另附1瓶溶剂)

【药物分类】

嘧啶类似药